湖州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霉运之神 百三十二章心灵而福至,福至则心诚

发布时间:2019-12-08 05:36:52 编辑:笔名

霉运之神 百三十二章心灵而福至,福至则心诚

这是第八个了,就算一人负责一个城区,那也是足够时了。

又一阵拨土声消逝,李贤还在等着下一波前来救援的异能者时,忽听黑暗之中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全神贯注去听,果然是真的有“踏踏”的脚步声。

心中早就打好了腹稿,李贤刚要开口说话,侧头便看到旁边亮起的火把,和那一张照耀的发红的脸,吓得心脏“扑通扑通”地都快跳出来了。

“你…阿弥陀佛,施主有何事?”

来接李贤的兵士并不知道他的身份,闷哼了一声表达对蛮国喇嘛的不屑之后,并未多话也没有多加刁难,让看押战俘营的辅兵打开囚车,直接把准备好的衣物丢了进去。

今天倒霉了一整天,到现在才有件衣服穿,真是不容易啊。

唯恐来人又把衣服拿回去,李贤来不及唏嘘,手忙脚乱的把正好合身的加棉长袍穿好,然后才是略带迷茫的问道:“去哪儿?”

……

高原上的日出总是比平原上要晚一些,时间早已过了辰时(七点到九点),缕晨曦才突破阴沉沉的厚厚乌云,给大地带来了新一日的光明。

天亮了,新的一天来到了,这本该是蛮城百姓牵牛担酒、举手相庆的大好时候。

然而当今日这一缕晨曦照常照耀在这破瓦颓垣蛮城中时,却没有了往日间迎接它的欢声笑语,没有了迎接它的人生鼎沸,入目所见只有一片屋瓦破损与墙垣坍塌。

昨日一战,蛮军不敌六国联军,一日便丢掉了南、西、北四面城墙,只留下一面东城掌握在蛮国的手中,强撑面子。

城中几十万蛮民并不知道他们高高在上、无所不能的皇帝已经在深宫之中服毒自尽了。

他们的内心深处还在盼望着,希望佛祖能够看眼看看蛮国,保佑蛮军能在皇帝的带领之下打败侵略者,还他们一个太平盛世。

然而一夜过去,城中遍布的死尸没有人去收拾,三面城墙依旧牢牢掌握在六国联军的手中,街道上也没有来回巡逻的高壮蛮族士兵带给他们无限的抗战信心。

特别是联盟军要屠城的消息传来,更让蛮城百姓心生彷惶。

中原来的那些乱贼想要灭城、屠城,蛮军能挡得住么?

既然挡不住,能够带我们一起走么?

既然不带我们走,那拱卫皇宫的东城能够打开,让我们自行离去么?

问题越接近答案,蛮城百姓越心慌。特别是阻隔联盟军兵锋的大雨在昨日晚间便已停歇,早间又有晨曦落下,预示着今日定然是一个大好的晴朗天气,蛮国百姓们的心中越发的绝望了。

昨日一战,联盟军攻入城中,除了守卫森严的巍峨皇宫未被攻破之外,九大城区的粮店、肉铺全都被他们祸害了个遍,没有留下一袋粮食。

家无余粮,神情灰败的蛮城百姓不论男女皆从自家的破屋之中走出,犹如行尸走肉一般行走在乱糟糟的街道上。

这一刻不管富人还是穷人,不管是官员还是乞丐,他们都在街道上漫无目的的行走着,等待着不会因为社会地位,而带有任何差别的屠戮。

相比较于城中大多数等待死亡的蛮民,其中一小部分人有着他们的思想,并不甘心这样不抵抗的死去。

名为胡勒根的一个瘦小蛮人就是,不甘心这样屈辱死去的人之一。因为在他看来,这样的死法非常屈辱,非常的不勇士,就算死后胆怯者的灵魂也不会到达美好的长生天。

胡勒根站在街道的尽头,望着那些比他高壮的多的蛮族大汉皆露出绝望的神色,他不能理解

,不理解名字被形容为“老鼠”的自己也不惧死亡,为什么他们就不能够呢?

可能他们没当过兵,没有自己身上的神奇能力,所以才会这么没有血性吧!

……

就在昨晚,胡勒根偷偷潜盟军守卫森严的军寨中,如愿见到了自己一直崇拜的霉祖“如来法师”。

原本他是想把如来法师安全解救出来的。他有能力,也有那个信心,然而却是被莫名其妙的劝了回来。

见如来法师坚持不愿跟自己走,而胡勒根也担心他的安全。所以,便悄无声息地待在囚车旁的草垛中蹲坐半宿,看见自他之后又来回了七波人,全是身怀土元素的异能者,想要营救法师。

但无一例外全是被如来法师用相同的话给劝走了,直到军中的军士赶到,李贤才并未有任何抵抗的随他们离去了。

之前哪怕过程中如来法师有一点点的挣扎,胡勒根都会不顾军寨之中的危险,义无反顾的现身营救。

可惜,如来法师自始至终都并没有抵抗。而胡勒根也不知道李贤为什么要叫他回城中奔走相告,叫所有的信佛者都在早间烧香祈愿。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别管理不理解,自己只要执行就好了。

胡勒根没有任何抵触情绪,半夜回城之后就连忙奔走相告,把这消息告诉那些家奉霉佛的人家。

一听霉祖如来法师的名头,大多信佛者还都是遵从的,然而有一部分人却更加相信龟缩在皇城之中的皇室。他们认为蛮军迟早会反攻,把六国联军那帮侵略者都给打出去的!

胡勒根联络了一帮人,再让他们去联系其他人,很快一个城区中的信佛者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或许因为名字和身材,从小被同龄人欺负辱骂“老鼠”的缘故,造成了胡勒根心性的坚韧,对于“完美”有一种偏执的态度。

蛮城有七个城区,一个城区六万多人。现下共有一万人都答应了下来,这不算少了,然而胡勒根偏偏认为还不够。

胡勒根不明白李贤这样作为的理由,但他偏执的认为如来法师让他们上香祈愿,是想把人间的苦难传到天庭,让佛能看到,从而帮助他们。

既然是求佛祖保佑,那的人和上的香应该越多越好,如此才能心灵而福至,福至则心诚。

这事关蛮城几十万百姓,胡勒根可不敢懈怠。

所以他此刻站在街头,望着盲目灰心满街闲逛的百姓,眼中有无奈,也有急切。

来时,胡勒根便早有准备。把吸引人注意的棒槌和锣就在手边,还在身后摆放好了三只手的霉神佛像,与几乎是堆成小山的檀香。

时间就是生命,既然天已经亮了,那么离联盟军进攻的时候也就快了,胡勒根不敢有任何耽搁时间的行为,赶忙敲起了铜鼓。

“咚咚锵,咚咚锵锵……”

铜鼓尖锐的响声,在这静谧的街道上异常刺耳,胡勒根如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留给胡勒根的时间不多,他不可能一个一个的解释,便是一边沿着街道敲鼓奔跑,一遍竭力喊叫:“天地不仁,唯有自救!上香祈愿,佛祖保佑……”

虽说上香祈愿,佛祖保佑这一做法也不见得是多么高明的自救方法。但这个时候国家上层几乎是已经把他们给抛弃了,他们现下能做的也只有等死。

先不说这样做不管有没有用,至少不用坐着等死,而且还能在满是绝望的心里点燃一点希望,一点盼头。

满布废墟的街道上,人挤着人站立,但谁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有胡勒根声嘶力竭的喊声不断响起。

不知过了多久,不甘心就这样屈辱死去的人们慢慢抬起了头,他们灰暗的眼中带上了些色彩。迎着温暖的晨阳一步一挪的向高台上端正摆放着,犹如弥勒佛般笑得异常和蔼的霉佛慢慢走去。

少数服从多数,人性永远都是盲从的。

见着越来越多的人向街头走去,一些眼神依旧迷茫的蛮国百姓也随着人流行去……

帅帐内,‘撒拉里’看着那些互相吹捧,虚伪到不行的各统兵元帅,板着脸的同时也感觉到非常委屈。

作为尼姑庵里小的一个孩子,她几乎是在师姑师姐们的宠溺中长大的。从而养成了她天不怕地不怕,喜欢打抱不平,眼里永远容不得沙子的性格。

在以往不管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惹到了什么人,她爽完了之后都只需拍拍屁股走人就好。事后,自然会有人帮她料理身后事。

但现在她长大了,已经是一个十五岁的大姑娘了,在中原都已经达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

站在撒拉里身旁的人也不是一直呵护着她,一直顺从她意愿的师姑师姐们,而是一个脸上永远洋溢着虚伪笑容的光头和尚,比在场所有人都虚伪。

他就是一个超级无极大的大忽悠!

……

撒拉里从小长大的尼姑庵位于康曲平原的边际,也是归蛮国管辖的,她也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纯正的蛮国人。

之前莫名其妙的被关在囚车之中,被刺骨寒风吹了一夜,到现在还有些头疼脑热的,咱也就不说了。

现下六国联军入侵,攻破了国都蛮城还要攻打蛮国皇宫,战争时造成了太多人的死伤,在撒拉里眼中这些侵略者就是的恶人。

所以,撒拉里想要跟他们理论,希望他们就此退兵不要多加杀戮。如若谈判不成,那就不要怪她要用神奇的异能力威逼了。

经过一场“艰苦”的谈判。好吧,其实就是一次单方面的自问自答。撒拉里认识到是自己太过天真,意识到好言好语是不能让这些侵略者退兵的。

没办法了,她只能使用一个非常可怕的办法了。

当撒拉里一脸决然的抬起半个包子大小的拳头,想要用强力的方式威逼联盟军退兵时,李贤突然出现了,而且还严词制止了她。

开什么玩笑?让她这一捣乱,自己之前所有的努力,都功亏一篑了怎么办?

昨夜,李贤运用他那三寸不烂之舌,真正经过了一夜的“艰苦奋战”。

极力贬低蛮军战斗力,无限抬高联盟军的实力,攻入城中简直是易如反掌云云……

终于把金木火土的四国统帅给哄开心了,给他们加深了蛮国唾手可得的印象。

那么,李贤为什么要“忽悠”四国统帅呢?是闲的蛋疼么?

如若有人敢这样问他,李贤会把他积蓄了二十年之久的纯酿唾沫,全喷到问话人的脸上。

m的,真当老子贱啊,就这么想当孙子?

要不是怕他们突然决定不攻城,跑路,李贤前期的一切努力全都白费了,他才不会这么费心费力呢。

要知道霉神可不是善男信女。师徒情分和商场生意,他分的不要太清楚。

李贤请他帮忙积蓄几十万人的霉运,可都是真金白银的高薪聘请的啊!

有多少?五十万倒霉值的劳务费,而且还得先付一半的定金,不然不给办事。

李贤差点一口血喷出来。因为佛信徒的日渐增多,自己好不容易才积攒到七十多万倒霉值的家当,他一下就要去掉五十万,真当是看猪肥了就要杀猪啊!?

霉神就吃准了他不会拒绝,无奈,李贤也只能应承下来,忍痛看着二十五万倒霉值从自己符文手表上刷走。

后来回想了一下细节,李贤也不禁有些怀疑,昨日霉神的一番感人肺腑的讲话,就是一个坑!然后故意把他往坑里引,完事之后李贤还得对他感恩戴德的,真是太特么的坏了。

然而定金都给了,要想从霉神手里退钱,那无异于虎口拔牙。

李贤极力的想稳住六国元帅那边,必须让自己花掉的倒霉值都给用到实处。所以,就变成了撒拉里眼中的一个超级大忽悠。

望着脸上晕红,小胸脯一起一伏,好像是比他还要生气的撒拉里,李贤大感头疼。

早知道就不应该那么早把她从囚车之中放出来的,这就完全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啊!

而且这时候她只是有些猜疑联盟军会屠城,一旦要是证实了,那还不得闹翻天?

李贤有一种预感,自己的“好事”迟早得坏在她的手上。

果然,撒拉里真是有一出想一出的性格。

只是一瞬,原本那阴沉的都快滴出水来的小脸,突然变得异常严肃,抬首用水汪汪的眼睛望着李贤,认真问道:“大师,您说他们会屠城吗?”

说话这么客气,不用想都知道问的不是什么好事!

百度直接搜索:““25万本热门免费看,,精彩!

成都中科甲状腺医院

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人民医院怎么样

武汉哪家医院眼科

呼和浩特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10个月宝宝发烧
宝宝发烧38度怎么办
宝宝半夜发烧39度怎么办
孩子半夜发烧怎么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