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州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梦里依稀慈母泪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0:54:17 编辑:笔名

在浩如烟海的古诗中,震撼我心灵的诗句是孟郊《游子吟》中的“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每当读到这句诗,我就想起自己的童年和少年。在我的记忆里,童年和少年是生命长河里美丽的浪花,因为那时我拥有母亲。  母亲是四川人,十七岁那年被人贩子拐卖到皖北的一个农村。父亲当时已经四十有余,据说爷爷为了给他这个光棍儿子买媳妇,卖掉了一头长得肥壮、干活卖力的耕牛。爷爷还破天荒杀了两头猪,让亲戚邻居都过来尽情享用。母亲年轻漂亮,人们在大饱口福的同时自然也大饱了眼福。然而,在大家眼里,她不过是个“蛮子”(当地人对四川等南方人的俗称,带有一种歧视意味)----用一头牛就可以换来的蛮子。既是蛮子,就理所当然地卑微、理所当然地低人一头。而且,她还成了大人小孩肆意捉弄的对象。  母亲是当时村里的一个蛮子,所以她很孤独,据说她从跨进这个门槛起就没笑过。直到我呱呱落地,她紧绷的脸才舒展开来。父亲没文化,于是让念过中学的母亲给我起名字,母亲说就叫“川儿”吧,显然,她想念着他的四川老家。母亲生下第二个孩子的时候,我的名字就变成了“大川”。四川出生后,母亲对父亲说高低不能再生了,养不起。父亲说,儿子将来娶了媳妇就忘了爹娘,怕是指望不上,必须再生个女儿。母亲不愿意,父亲便动手打了她。面对粗暴的、不可理喻的父亲,母亲显得很无奈,只好忍气吞声满足了父亲的愿望,连堕几次胎后终于生下了个女孩。  家里生活条件极其艰苦,母亲为了让我们多吃点菜,着实费了不少心思。就拿土豆菜来说吧,她总能做出几个花样来:土豆丝、土豆片、土豆块……母亲怕逢年过节,记得,有一年春节,别人家或多或少都买了些肉菜,唯有我们家买不起。母亲给全家人包了一顿素饺子,累得满头大汗。谁知四川咬了一口饺子却又吐了出来。他哭着说:“过年了都吃不上肉馅的饺子……”母亲俯下身,把四川吐在地上的烂饺子捏起来,用水冲了冲,填到自己嘴里。接着,她踩着高凳子从悬在梁上的小竹篮里摸出一个黄纸包,一股肉香扑鼻而来,我们顿时感到眩晕。四川像闻到腥味的馋猫个扑过去,接着扑过去的是三川,再接着是二川,我见他们就要把那点可怜的肉给瓜分了,也扑了上去,母亲一下子被包围了,妹妹挤不上去,急得哇哇大哭。我们兄弟四个开始抢夺母亲手里的肉,彼此之间还相互辱骂者,母亲又气又急,给了我们每人一巴掌。可还没等我们哭,母亲竟哽哽咽咽地哭起来,接着,一家人抱头哭成一团。那个春节父亲没在家,他因偷了生产队的一袋子花生被罚了五年的劳动改造。  为了让我们能间或吃上点肉,母亲就多养了些公鸡。由于粮食短缺,母亲就带我们兄妹去野外逮虫子。母亲说:“你们几个不管谁的学习成绩进步了,咱们都杀鸡庆祝!”说来可笑,我们几个的学习成绩是在鸡肉的驱动下步步提升的。每当杀鸡时,一家人都像过大年似的喜气洋洋,吃饭的时候,母亲总是把的肉挑给我们,自己只象征性地吃点肉皮。我们争着把肉夹给母亲,可她又把肉剩在了碗里。  父亲出事后,伯伯和叔叔们不但不同情我们,反而越发看不起我们。爷爷年老多病需要赡养,我们家和伯伯叔叔家一样出钱,出得一样多。我曾经对母亲说:“我爹都这样了,咱们家就不能少出点钱吗?”母亲说:“越是这样,咱越不能扯皮,不能让人看不起!况且,你爷爷被病折磨得也够呛!”有一次,二伯父家的几个孩子故意拿着香蕉在我们家门口晃来晃去----很明显,他们在向我们炫耀。母亲把院门掩上,一句话也没说。可是,过了一会儿,院子里突然落下几个香蕉皮。母亲火了,去二伯父家说理儿,结果被二伯母扇了两记耳光,在村小当校长的二伯父居然也扯下平时温文尔雅的面具,大骂母亲是十足的野货、生下的都是贱种!母亲不堪此辱,一头栽到村头那口土井里……苍天有眼,那是口枯井,母亲没有死掉,可是,左腿粉碎性骨折,她从此成了残疾人。于是,人们又在“蛮子”前加了个“瘸”字,管她叫“瘸蛮子”。  母亲并没有因自己的腿脚不便而少去生产队出工,下班后,别人都回家了,只有母亲还在野地里逗留,她要为公鸡逮把虫子、为山羊扯几把青草……见母亲太苦太累,我便带领弟弟妹妹主动帮母亲做家务。见我们一个个累得满头大汗,母亲心疼地用衣角爱抚地擦去我们脸上的汗珠,然后从鸡窝了掏出几个鸡蛋,去代销店换回一把水果糖来。可是,有一天母亲气疯了,原因是我偷了代销店的一把盐,被人抓住了。母亲的脸铁青,嘴角因极度气愤而抽搐不已。我像个犯人似地耷拉着头站在母亲面前,瑟瑟发抖。母亲采用中国古老、传统的方式惩罚了我----让我跪在地上长达数小时。母亲哭着骂着:“没骨气的东西!你爹已经是定型的贼了,你也要当小贼吗?你就不怕别人说咱家是贼窝吗?娘这一辈子什么都不怕,就怕别人戳脊梁骨!”我扑到母亲怀里,哭叫着:“娘,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母亲把我紧紧搂在怀里,泪吧嗒吧嗒搭落在我头上。听见母亲哽咽着说:“你爹也不想因为一袋子花生落下骂名啊!他是不想让你们挨饿啊……”  我一直不明白母亲为什么不想办法回四川老家,我们这个穷家破院有什么值得她依恋的呢?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终于明白,母亲之所以隐忍着对父母兄弟的思念留在这儿,完全是割舍不下我们,还有我那因偷了一袋子花生被罚五年劳教的父亲。  我读初一那年,父亲劳教结束回来了,模样比爷爷还苍老。他回到家做的件事是向亲朋打听他不在家的五年里母亲是否规矩。母亲知道这事后,哭了,哭得肝肠寸断。父亲深入简出,往往是吃了睡、睡了吃,简直成了一个废人。记忆中,母亲从没吵过父亲,她总是小心翼翼地服侍他,尽管这样,父亲醉酒的时候还是无缘无故地打骂她。母亲怕我们几个难过,想哭的时候总是一个人跑到野地里,面朝着南方抽泣不已……  我们兄妹五人深知母亲活得不易,学习都十分刻苦,成绩也都相当优异。结果,村里人又议论开了:“还是蛮子下的崽聪明,杂交的东西质量就是好!”这些话被妹妹无意听见了,她哭着找母亲诉说,我和几个弟弟操起家伙要去同那些混蛋拼命,母亲厉声喝住了我们:“我看谁敢动!如果你们心里憋屈,就把劲用在学习上,将来活出个人样来让别人看看!不吃馒头蒸(争)口气,不吃麻花拧股劲!”我们放下家伙,各回各的地方看书,而母亲则推起地板车下地割猪草去了,回来的时候,两只眼睛竟变成了两颗红樱桃。  我中考还有两个月的时候,母亲不再让我走读了,她卖掉了一只羊,给我交了伙食费。而且几乎每星期她都到学校来,送些我喜欢吃的家常饭。吃母亲做的饭菜,感觉香。母亲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嘴角流泻出浅浅的笑意。我说:“娘,以后别再给我送饭了,路太远!”母亲说:“也没啥好吃的给你,娘来主要是想看看你。”母亲说话的时候,样子显得很满足、很幸福。我却在想,为什么过来看我的总是一瘸一拐的母亲,我四肢健全的父亲呢,他干什么去了?!一想到堕落、沉沦的父亲,我的心就一阵疼痛,为母亲。  中考前的一天中午,我正在睡午觉。忽听一个同学跑进宿舍大叫起来:“不好了,校门口撞死人了!”我一骨碌爬起来,问道:“是什么人?”那同学道:“是个农村妇女!”我的心猛地一抽,接着问:“多大岁数的妇女?”“至少也得五十岁!”同学回答道,“你紧张什么?”我长嘘一口气,谢天谢地,出事的不是母亲!因为母亲才三十五岁,出事的肯定不会是她!那同学接着说:“被撞死的那个妇女很可能是哪个学生的妈妈,她虽脑浆迸裂,手却紧紧攥着一盒饭……”我的心又一下紧张起来,立刻下床往校门口跑去……  我拨开人群,急于看那尸体却又不敢看,当我的目光触及到那个熟悉的半新不旧的饭盒时,我的心几乎提到了喉咙眼。母亲啊,怎么会是您呢?!  母亲活着的时候,在我们家没过一天好日子,死后不过是一口薄棺、一堆黄土!为了让我们兄妹几个能活着,为了让我们兄妹几个活得端端正正、人模人样,母亲活得太苦、太累!而还没等孩儿们长大成人回报母亲,母亲却早早地离我们而去了,因为给我送中考前的一顿饭离我们而去了!对于我,这是一个永远都无法释怀的缺憾!  今天,我有了华丽的房子,有了漂亮的妻子,有了可爱的孩子,有了美好的事业,有了耀眼的光环……唯独没有的是我亲爱的母亲!想母亲的时候,很难过也很温馨;见母亲的时候,在梦里,母亲含着泪凝视这我,我含着泪凝视着母亲。 共 332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精子异常不育
哈尔滨的治疗男科研究院
云南研究院治癫痫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