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州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军人谈军队改革高职低配不松劲

发布时间:2019-03-08 22:10:57 编辑:笔名

强军兴军动力在改革,出路也在改革。从军33年,我亲身经历了三次改革。如今回想起来,每一次都是阵痛后的拔节成长。

让我感触深的就是2013年底,我所在的摩步师转隶为机械化步兵旅。虽然规模小了、人数少了,但战斗力却随作战样式和编制的调整有了大幅提升。

有这样一个例子能说明这点。2012年8月,我作为师长带领部队在科尔沁草原深处展开实兵对抗演习,战斗打响,我方凭借人数优势不断“蚕食”蓝军防线,将蓝军围困在某无名高地。

没想到唾手可得的胜利,却被蓝军呼叫的空中火力,配合地面反冲击给打破。包围圈被撕开一个大口子,蓝军顺利逃脱。“人数优势未必能形成火力优势,摩托化和机械化存有战斗力代差。”战后复盘,指挥员感触很深。

同样的战斗,打响在今年9月。我们只用一个合成营的兵力,就达成了2012年未实现的战术意图,兵力仅为当时的1/5。这一仗,让全旅官兵深切感受到部队调整改编后,带来的战斗力巨大提升。

因为有这样的经历和感受,我坚信此次军队改革肯定会越改越好。

当然,改革不可能面面俱到的照顾到每个人的利益,让每个人都达成心愿。为了军队整体利益,总要有人做出牺牲奉献。

2013年年底,我任师长已经两年,面对师撤编改旅,我有两条路可以选择:平调到集团军机关任职,或是留在部队高职低配当旅长。不少人都劝我:“你任职经历已经够了,到机关压力不大,还不影响提职。”“留在部队当旅长,不仅重,说出去也不好听,而且发展受限。你可得好好想一想!”

一个决定,可能就是人生重大转折。在那几天,我心潮难平。

1985年6月,我光荣入党。当时自己很兴奋,个就打给了父亲,他告诉我:“咱共产党员,得多为别人着想,光想着自己就忘本了。”他还叮嘱我“一定要像个共产党员的样”。30年来,从排长到师长,总会遇到不同的抉择和考验,每当感到犹豫彷徨的时候,我都会在心里想着父亲的话,于是便有了选择的答案。

想到这些,心一下坦然了。当上级首长找到我希望我能出任旅长时,我二话没说,坚决服从组织决定。

当时有好多人不理解,认为我副师干了6年多,好不容易当上了师长,犯不上再当旅长。但我一直在想,越是涉及个人利益,越能考验一个人是否对党忠诚。

就在调整改编前夕,部队受令赴同江、肇源抗洪抢险的任务。从基层官兵到师班子成员,大家都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可能去哪儿,但面对任务没有一个人退缩,没有一个人抱怨,始终保持高昂的士气。

地方省市领导看到抗洪官兵身上的拼劲,

军人谈军队改革高职低配不松劲

都赞叹说:“这精气神,根本看不出来是一支要撤编的部队”。就在旅成立大会召开前3天,师属某团团长张革强,还主动请缨率队赴马里执行为期十个月的维和任务。每当想起这些,我都会被身边战友忠于职守、奉献大局的精神深深感动。

2013年12月6日,撤师改旅,组建大会上当我从军区领导手中接过军旗时,抑制不住流下了眼泪。这泪水里,既有对老部队撤编的不舍,更是对新部队组建的激动。

那一刻,我对上级党委把我放在旅长岗位有了更深的理解:红军时期,为了革命需要,军长可以去当团长;建设信息化军队的今天,为了强军兴军,师长当旅长又算得了什么!

来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