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周作人的挽联

2018-11-06 09:36:35

周作人的挽联

对联诸品种中,至为难作者当属挽联。括死者行径、生者哀伤于区区两行,已是难为;况死生之大,死者为尊,若不欲一味谀颂,而于数十百字之中或暗寓褒贬,或指涉时局,则难上加难。到得现代,白话文起,挽联一道,已显式微之象,然余绪犹存,依然不乏名手。周作人即为其中之一。周氏晚年着《知堂回想录》,于一生所写挽联,间有记录,自然是十不存一,但已足尝脔知鼎。

此两联以白话入联,非惟更显沉痛,亦愈显出和其兄鲁迅一般的“掐肤见血”的犀利。此时距离周氏兄弟失和已二年余,然此两联直可与鲁迅先生的《纪念刘和珍君》和《无花的蔷薇》两文互相发明。周氏兄弟失和之后数年,在政治、文化立场上犹取同一立场,同一步骤,互为奥援,此是一例。

下联用《搜神后记》“丁令威化鹤升仙”事。上联“十七年”,按周作人与刘半农结识于1917年,至1934年刘归道山,正好十七年。那时北大进门往北一带靠围墙有一排房子,为文科教授的预备室,一人一间,初住这里的为陈独秀、朱希祖、胡适、刘文典、刘半农五人,当时戏语所谓两个老兔子和三只小兔子,陈独秀、朱希祖己卯年生,胡适、刘文典、刘半农则为辛卯年生,皆属兔,“卯字号”由此而来。

集装袋
不锈钢螺帽
北京电脑回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