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白苓飞每一个人都是追梦人

2018-12-06 23:20:48

白苓飞:每一个人都是追梦亾

【导语】2014年8月24日(周日)下午15点,沙龙对话:《刹那芳华--时空中的艺术与爱情、戏剧与人生》在北京时代美术馆举办。对话嘉宾:雪小禅 周好璐 白苓飞。 2014年8月16日,由北京时代美术馆主办、王艺策展的 禅心寄梦 白苓飞个展 于北京时代美术馆35层拉开帷幕。本次展览系统展出了白苓飞创作的《归梦》《寄梦》《祈梦》三个系列的50余件纸本作品,以及几件小型雕塑作品。此次展出的这三个系列 归梦 、 寄梦 、 祈梦 都源于白苓飞在 人性 的谱系学语境中所寻找的表达主题。 【主持人】:今天我们的话题叫时空中的艺术与爱情、戏剧与人生。说实话这个命题其实并不十分深奥和难懂,可以说我们每个人实实在在的生活都在经历着这些,我们发起这样一个活动,应该说是禅姐和白苓飞老师两个人在工作室交流的时候,突然有这样的想法,想把一些情感的东西,在艺术创作中遇到的一些创作跟生活中的一些想法跟大家做一个分享,其实目的也非常得单纯,今天来到这里,在这里我首先也要代表时代美术馆感谢我们的两位嘉宾,也感谢我们所有来到现场的朋友们。白苓飞个展展览现场 白苓飞:每一个人都是追梦人 一定是有特别丰沛、特别饱满的爱情才会滋润出苓飞画里的这种静气,这种安静,甚至逃离世俗的一些东西,大家看她的画跟世俗离得那么远,她画一个女人追逐梦的一个过程。其实每一个人都是追梦人,我跟苓飞都是。一辈子都在追梦,一生都在追梦,从来没有停止过自己追梦的脚步,其实追梦特别幸福。 白苓飞:没错,梦我觉得很多常人在讲觉得梦是虚幻的,不现实的、不真实的,其实对我而言,梦只不过给你提供了一种方式,让你过得更自我,让你更回归自己心灵的那种纯净,现代人就是因为太清醒了,他们没有办法去感知把自己放在一种梦的状态去感知自己内心,所以没有办法去品位细腻,所以不知道自我那一颗真的心在那儿,自我追求真的那种生活,那种生命的一种不辜负在那儿,这可能是因为太清醒的缘故。 我很喜欢做梦,我的所有作品就像我的精神世界里面追求的一种梦,心灵与我的灵魂是要安居的那样的一种境界,其实跟现实没有完全的关系,但是他们都因为我现实的这种爱而诞生,所以这种我觉得真实和梦它们不是的,它是需要自我来界定,而且我觉得我的梦其实它就是我的真实,这一切对我而言都是真实的存在,它可以让自己营造着很完美,也可以让自己营造得很脱俗,去找自己灵魂希望安居的地方。 雪小禅:所以说我觉得苓飞其实她总结了一句话,就是生活艺术化,艺术生活化。苓飞,我自己也偏向于这类人,就是把生活艺术化,艺术生活化,就像苓飞所说的,我很认知,现在我们的人太清醒了,太功利了,也太想知道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了,我觉得恰恰是的状态是不自知,不自知是一个特别完美的状态。 还有做梦,并不是说我整天生活在虚幻中,不是的,我觉得是很诗意的栖居,微博上有人问我你说的诗意的栖居,你说的把日子过成诗那是有钱人的生活,有钱人才会那样,不是的。我觉得这个跟经济关系不是很大,因为现在中国人基本上解决温饱了,怎样把自己的日子过成带有你自己生活标签的一种方式,那是自己的本事,并不是说我有别墅,我每天吃鲍鱼、穿名牌,才能表达我的幸福。其实我跟苓飞我们每天就是吃得很朴素,我觉得穿衣风格可能有自己的风格,但是一定不是的大牌子,如果那一个女人跟我交往说我非那个牌子不穿,这个人基本上在我的界外,我不会跟这种人来往,至少是精神上和灵魂上我不会跟她进行沟通。苓飞还有我,为什么我们买了一件衣服身高差这么多,是因为我觉得精神内核是高度一致的,是对棉麻粗布生活甚至是素朴生活抱有欢喜态度的人,可能是一粥一饭就够了,我去他们家就做了几个小菜,蒸了一些米饭,很朴素,她去我们家里也是一样的,平常我自己动手腌点儿咸菜,早晨跑跑步、散散步,不喜欢热闹,一定是找到心灵特别契合,精神高度相似的人我才会通宵达旦秉烛夜游地跟他聊天,如果觉得这个人说精神气场不太合适,那就保持沉默吧。 所以说我觉得对生活的认知,对艺术的认知就是这样子。

北京印刷公司
加油车
核桃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