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州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流云白御青丘事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6:42:26 编辑:笔名

【章 开始的篇章】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祖神开辟天地,以身化三界,生万物,化出自身神力灵识为上古诸神。诸神感其生育之恩,故均称祖神为“父神”。  父神力破混沌后亦是精疲力竭,待清浊二气分离,天地规则已定,便急不可耐的化为了点缀这片世界的种种。  这个时期,是真正的属于神的世界。诸神完成着父神的遗愿,尽职尽责的管理万物;万物和谐共处,依靠吸收父神遗留下来逸散在各个角落的气息进行修炼。修炼有成的便是一个全新的物种——妖。  妖多了,也就需要一个领头的。父神在世制定自然法则时突然觉得人手不够,便分离出四个主神——主管天界,负责执法的苍穹上神;主管大地,负责承载生灵的温崇上神;主管冥界,负责生死轮回的阴泉上神。  至于一个,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妖之神。  主管世间的一切妖,生灵修炼出灵智便可要求妖神给予其妖的身份。  这个神的名号听起来似乎很是可以唬人的,但是上古时期万物生灵均可修为妖,比如什么猪妖,竹妖,虎妖......等等,可巧这位神还是诸上神中为潇洒的,说是潇洒,实际上就是怕麻烦,成天就是游山玩水,至于交付群妖身份的事早就忘到了脑后,到了以致群妖骚动,甚至闹到了父神那里。  父神宠爱的就是这个小儿子,本想给他个闲职,谁知道这位大神真的是散漫惯了,啥也不说,就是消极怠工。父神也没办法,自己生的儿子,也不能再塞回去啊,于是想了个办法。  咱们现在先来说说妖这边。  每个领域内的总是会被人铭记。  妖的领域也是一样。    个能被称之为妖的是祖龙,他是条龙,万龙之祖,后来的烛龙,天龙等都是他的子孙后代。他生性好静,一心只是修炼,十足的勤奋孩子。再加上他获得了父神的垂青,能成为个妖也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若他不是个妖才真是有鬼,但,那个时候可能还没有鬼。  个妖位争不到了,普天下的生灵便惦记上了第二个妖位。  当初父神创造万物,曾言:万物皆为吾子,吾不忍视其死,故散吾神气遍于大荒,炼化者即可为妖。为妖,则无生死。  这意思就是如果你能炼化父神的气,你就是妖,你就可以不死,也就见不到阴泉上神了。  说实话,阴泉上神实际上是这兄弟四个里为俊秀的,苍穹威严不可侵,温崇霸气而内敛,而妖神嘛......可以参照戏文里那些吊儿郎当的纨绔少爷。于是遍大荒中的雌性生物均以阴泉上神为择偶标准。但是说归说,还是没有哪个自愿去见阴泉。  说的有点远,咱们再来说一下这第二个妖位属于谁。元凤。  与祖龙类似,元凤也是这世间只凤。  谁也没想到元凤是第二个妖位的获得者,不管怎么想这第二位似乎都不应该属于这只倒霉大鸟。  先不说这鸟每天就是和一群生灵享受鸟生,活的那可是滋润的很,饿了吃灵芝仙草,渴了喝昆仑甘露,别说修炼,连吞吐父神气息都懒得做。由此可就引出了上古时期的条八卦。  元凤暗慕阴泉上神。  大荒中的生灵们没有一个是不加紧勤奋修炼的,大家都是抱着“大荒是我家,建设靠大家”的想法,希望修炼成妖,为居住在天上的诸神服务。说是给神服务,可想要去冥界的一个没有。元凤的这个作死行为自然是给了大家充分的想象空间。虽然元凤是一只公的,但是各种看热闹的吃瓜生灵还是乐此不疲的在大荒中传递着这个看似荒谬,却实在是令人不忍放弃的传言。元凤虽知此事,却没有去澄清。  反正说了现在可能也没人信。  而阴泉上神常年在冥界的阴山神殿中,勤勤恳恳的执行着父神交与的任务,连这个事都不知道,更别说出去说明了。  由此,也就引出了上古时期第二条八卦。  元凤和阴泉上神是断袖。  第二条八卦,比条的影响程度要大。  毕竟,这可是有史以来的份断袖。  可是在父神亲自将妖位赋予元凤的时候,这个传言便不攻自破。  虽然事情已了,但是元凤与阴泉上神的故事还是让不少年纪轻轻的雌性生灵不干不净的嚼了近千年的舌根。  父神知道这两个妖本事大,便统一把他们发配到了妖神的府上,做妖神大人的手下,负责天下生灵化妖的事宜。这并不是使妖神大权旁落,反而祖龙敦厚沉稳一丝不苟的性子也能规束一下妖神放荡不羁的性子。  看到这里可能就会有个问题了。  这个祖龙说到底也就是个妖,凭什么规束父神的小儿子妖神呢?  这就要再提一下父神的七大神器。  父神开辟混沌之时,于冥冥间得异宝有七,乃是那初元斧、万界印、镇天剑、生息图、轮回簿、宣妖钟及策神棍。  初元斧是父神开天所用,因为消耗太严重,所以在开天辟地后就崩溃成了无数碎片,化作了大地深处埋藏的千万条矿脉;万界印是父神的贴身法宝,有万界印者则为万界之主,实乃一切的象征;镇天剑被父神赐给了苍穹上神,用来稳定天上的初始清气,使其化成风雨雷电等物;生息图生生不息,从中演化出各式各样的生灵,在这个逐渐热闹起来的大荒中演绎起了属于自己的故事,而它的主人,就是温崇上神;轮回簿是父神赐予阴泉上神的神器,在大荒中逝去的生灵会失去自己的灵智,而被阴泉上神手中的轮回簿吸引而进入冥界,受到阴泉审判后就可以投胎成另外的生灵;而那宣妖钟便是妖神四少爷的神器了,至于功能,便是赋予生灵妖位,说有用也是有用,说没用吧,倒也真是没什么用,妖神这位大荒间吊儿郎当的少爷倒是经常把这七大神器之一当成腰间的小挂件,加了点古朴庄重的元素,倒还真是多了些稳重气质。  当然,这只是年轻生灵们的幻觉和父神及他几个哥哥的美好愿望。  欸,说到这,咱们该说策神棍了。  此神棍非彼神棍也,这个“神棍”是真正的属于神的神器,而它的所有者却是一只实打实的妖。  这个妖,就是祖龙。  父神将策神棍交给祖龙的时候,诸神都是很不解的,同时也有一些小嫉妒。不解的是为什么父神会将这一件神器交给一只妖,在诸神的眼里,妖就是妖,是父神给予他们的忠实仆人,让一个仆人得到自己都得不到的东西那显然是对高贵的神的侮辱。  更何况,那可是策神棍。  策神棍的作用,是借取神的力量。    【第二章 妖宫夜宴】  “玦皇子,玦皇子……玦皇子!”  在一间殿宇中,有着两个身影,一站一坐,站着的那个着了一袭青衫,看面相有七八十岁,一度老学究样子,背着手,拿着翠玉质地的教鞭,对着面前的小正太连叫了几声,那孩子才猛地从桌子上弹起,嘴边还留着哈喇子,睡眼迷蒙的道。  “啊,夫子有何事?”  “何事?我问问你,昨天让你背的妖训十篇可背过了?”  “……哦哦哦!妖训十篇啊!我背了的,那是秉烛夜读,凿壁偷光……”  “许是老朽年事已高,竟不知天帝之师,青丘国主的皇子也需要凿壁偷光。”那青衫夫子看着一脸尴尬的小正太,叹了口气,缓缓又道。  “罢了罢了,你就先背一下妖训第七篇吧。”  “第七篇……第七篇是……”  “唉……守理篇。”  “对对对!守理篇,我想想啊,嗯……守理明智,不擅杀戮,居于本心,其道……嗯,其道……”  “不堕。”  “其道不堕!往来……嗯……”  “玦皇子啊。”  “夫子何事……”  “今日就到此吧,老夫,明日再来。”  “好嘞!恭送夫子!”  还没等夫子说话,小正太早已飞奔出殿,留下了一脸沧桑的夫子。  是的,这位小正太就是青丘之主的第六子白玦。  身为青丘之主,天帝之师,群妖之国的帝王,老狐狸的小崽子们自然都是蜜罐里养着的。与其他严父不同,老狐狸对孩子们宠的不得了,反而是六位皇子的亲娘,在以前那可是青丘的女战神,对自家孩子也是纯粹的军事化管理,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位伟大的母亲不与老狐狸同流合污,才没有使青丘出了六个嚣张跋扈的皇子皇女。  可是这也是事有例外,面对着小的白玦,白夫人出奇的没有展现太多的威严,似是把为数不多的所有的母爱给了他,让他的兄长姐姐好是羡慕。  白玦此时年纪尚小,前年才过了一千岁的生日,修出了第三尾化成了人形,正是为可爱的样子,软糯的如同一个小糍粑。  小正太一路跑着,直直的跑进了御花园,路上的狐狸守卫见到这个小皇子还没等行礼便已经失去了他的身影。  “今天夫子居然没有罚我,真是大吉大利啊哈哈哈。”白玦想着,脚步慢了下来,“为什么呢……难道那老狐狸要向母后告状!”  “你这小鬼头,这么匆忙是要去哪啊?”  白玦刚要逃跑,却被百花簇拥起来,千万朵娇艳莫名把白玦举到了半空中。  这时假山之后闪出了一位绝美少女,身着素色宫装,一支玉钗插在束好的青丝上,两只眼睛弯的像月牙,眸中闪烁着如水的光。手中的宫扇画着满月,盈盈一握的腰间系着绿色的丝绦,上面挂着一块流光的玉佩,刻着“珞”字。  “五姐……”白玦看到少女,立马小脸一苦,惨巴巴的叫道。  正是五皇女白珞。  “小六子怎么啦,和五姐说说啊。”白珞满脸笑意,仰头望着花丛上的白玦。  “你先放我下来啊……”白玦哆哆嗦嗦的趴在花丛上,伸出一个小头,看着下面的白珞,弱弱的说道。    “呀,我还以为我的小六子喜欢被姐姐举得高高的呢。”白珞虽是这样说着,但却将手中宫扇轻轻一挥,那几丈高的花台慢慢降下,终把白玦安安全全的落在了地上。  “五姐,这样怪吓人的啊。”白玦哭丧着脸,整理着小白袍子道。  “身为青丘王族,这么点高就怕了,以后还怎么保护青丘啊!”白珞把白玦来到自己身边坐下,听白玦说后便将脸一肃,假装训斥道。  “保护青丘?不是还有三哥嘛,我能做什么?”白玦在地上的胆子就大了些,说话也有力气了。  “你啊!”白珞用如玉葱的手指点住白玦的额头,浅笑嫣然,“你就不想成为和哥哥们一样的狐么?”  “我只要能一直和你们在一起就好啦。”白玦笑着,一屁股坐在了白珞的腿上,摇身一变就化了原形,一只顶可爱的小白狐,三条尾巴软软的垂下去,大耳朵一抖,嘴里哼哼哧哧的不知道在叫些什么。  白珞看见小弟这样,也不想再戏耍他了,便将宫扇放在一旁,轻轻的梳理着腿上小狐狸的毛。  一女一狐便这么惬意的在御花园平静的度过了一个下午。  “醒醒,醒醒。”  白珞睁开眼,怀里仍是抱着小狐狸样子的白玦。  “小珞,你和小玦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四姐,我也是太困了,而且……摸着小玦真的很舒服啊。”  来者是白玹,四皇女。  “噗嗤。”    白玹笑了起来,这一笑竟让白珞也微微失神。  如果说白珞是娇媚少女的话,那么白玹就是真正的大家闺秀。再用老狐狸的话说,白玹是继承白夫人多的一个。  不过也没错,白玹是被天帝看中,以后也许是要做天界太子夫人的。  “小玦,看见姐姐来了还准备装睡么?”白玹盯着白珞怀中的小狐狸,轻轻说道。  “四皇姐好。”白玦从白珞的怀中跳了下来,又变成了明眉皓齿一身白袍的小正太模样,只不过面对白玹就没有对白珞的自在感。  “好了,我们走吧,该吃饭了,母后已经派人来叫了。”  白玹微微一笑,当先走了。待目送着白玹的身影离开御花园,白玦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四皇姐还是那么有气场啊。”  “你怎么这么怕四姐啊?”  “我也不知道啊,就是稍微有点,也许是四姐太像母后了吧。”白玦道。  “噗,好啦,咱们也快去吃饭吧。”白珞一笑,牵着白玦的手,慢慢的走出了御花园。  两位皇子正出花园月亮门,刚好听见门口两个守卫的窃窃私语。  “听说了么,今天晚上大皇子和二皇子好像都会回来。”狐狸守卫甲说道。  “我也听说了,嗬,可真不容易,大皇子都多少年没回来了。”狐狸乙也附和道。    “大皇子那是天帝太子之师,人家天上的宫殿比咱们这的御花园还大呢。”狐狸甲一副“小子你知道的没我多吧”的口气。  “真的啊?咱们这花园可不小呢。”  “嘿,你这小子,还以为我会骗你不成?我身为妖禁卫御花园东正门小队副队长还能骗你?我跟你说……哎呦!”  这副队长还没说完,便被一道白光撞了个狗啃泥,那妖禁卫刚要骂街,却听见身后传来少女的声音。  “小玦慢点跑,别摔着。”  这两个妖禁卫自然也不是傻子,听见那名字浑身就是一抖,忙回头跪下。  “五殿下!”  “嗯。”白珞点头致意了一下,便也身形一抖化作白光直追而去。  待两道白光飞远,两名妖禁卫才站起来,长舒一口气,再也不敢说话,乖乖的站在门口,如同雕塑。  “哈哈哈哈,五姐快点,今晚大哥二哥都要回来呢!” 共 50664 字 11 页 首页1234...11下一页尾页

泌尿系统感染
昆明专治癫痫哪家医院好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到底哪家好

上一篇:品歌

下一篇:情真似疼1